第五百一十一章 清醒(1 / 2)

郁奚爬了几次后,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直接是瘫坐在地上,不可思议的说道:“苧儿,你对我下毒了?”

“郁大师,我不是苧儿,你认错人了。”千安澜正色道。

郁奚愣了愣,然后盯着千安澜的脸,许久后才说道:“你不是她。”

郁奚有些失落的垂下眸子。

“我娘她,已经死了。”看样子,这个男人还不知道自己的娘亲已经死了。

郁奚整个身子都僵住了。

“你说什么?她死了?!她怎么可能会死,她答应我会一直很幸福的活下去!”郁奚眼睛通红的瞪着千安澜。

千安澜并没有插话,而是静静的站在那里。

直到郁奚再一次的平静下来。

“她明明已经答应我了……”郁奚痛苦的掩着自己的脸,喃喃自语道。

千安澜靠近郁奚,躲在他的面前。

凤缪音皱眉,想要把她拉起来,却被千安澜拒绝了。

千安澜伸手,轻轻的抚摸郁奚的头发说道:“我娘她从来都不食言,她真的过得很幸福。”只是,这幸福有些的短暂。

郁奚抬头,看着跟前这张那般相似的脸庞,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泪流满面。

千安澜叹了一口气。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许久后,郁奚总算才恢复过来了,那看向千安澜的眼神也变得和蔼许多,显然是把她当成自己的女儿看待了。

“澜儿,你找我是有什么事?”郁奚亲切的叫道。

似乎完全忘记刚才自己被下药的事情。

“郁大师……”千安澜被这声突如其来的亲昵叫声给叫的心里有些发毛。

“你叫我郁叔就好。”郁奚眼睛依旧盯着千安澜看,似乎是想要透过她看什么人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