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七章 同一个人(1 / 2)

千安澜心里满是疑惑。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之前凤缪音和寒墨琛走的还非常的近,怎么这会突然说要防备人家了。

“人家是怎么着你了?”千安澜问道。

之前时修琰提醒过她,现在凤缪音又提醒她,这让她不得不想多了。

凤缪音坐到了千安澜的对面,重新拿了一个茶杯,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你还记得蓝清寒么?”凤缪音问道。

凤缪音觉得这件事还是要和千安澜说清楚一下。

“记得啊。”千安澜狐疑的看了一眼凤缪音。

好好的突然提起这个人做什么。

难道说蓝清寒和寒墨琛之间有什么关系?

“其实,蓝清寒就是寒墨琛,寒墨琛就是蓝清寒。”凤缪音幽幽的吐出一句话。

千安澜顿时傻住了。

这两个人是同一个人?

这不可能吧!

她之前明明都判断过了,这两个人根本就不是一个人啊。

“那他的腿?”千安澜脸色怪异。

“用内力强撑的。”凤缪音也是觉得惊叹,寒墨琛的内力简直了,竟然都能够强撑这么久。

“若不是我替两个人都把过脉,怕是也不知道他们是同一个人。”凤缪音又说道。

千安澜沉默片刻,又问道:“那他的头发?”

“染的。”凤缪音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