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心塞(1 / 1)

时小柒被时修琰突然的呵斥声给吓到了,顿时害怕的缩了缩自己的脑袋,哥哥怎么变得越来越可怕了。

自从一年前哥哥参军回来后,就变得有一些可怕,当然,也只是生气时流露出来的眼神让她害怕,其他时候,哥哥还是非常的疼她,至少她能时刻感受到温暖,可是从昨天哥哥醒过来之后,她感受到的只有冰冷,那种冰冷让她从心底的感到寒冷和害怕。

时小柒不知道自己哥哥是怎么了,眼角噙着眼泪,有一些无助的看着时修琰。

时修琰看着这张可怜的小脸,又想到前世自己那个被害死,拥有同样面容的妹妹,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那身上爆发的气息,越发的冰冷起来。

这冻的时小柒开始瑟瑟发抖起来。

好一会,时修琰才意识到什么,看着害怕的快哭了的时小柒,终究还是开口道:“我会护着你。”

前世,他没能护住自己唯一的亲人,那么这一世,他便亲手来守护吧。

由于这屋子实在是太破了,所以千安澜在房间里面也能够听到外面的声响,在听到时小柒为了家里能吃饱,这么小就要嫁给别人的时候,那颗心非常的不是滋味。

算了,她还是在这个家富裕起来后再离开吧。

千安澜开始坐下来认真整理一下自己脑海中属于原主的回忆。

这里是风翔国,是一个历史上没有的朝代。

原主是隔这个村子好远的大山村的姑娘,名字也叫千安澜,是秀才爹爹给取的好听名字,有一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漂亮脸蛋,只是,很小的时候父母突然死了,自己只能和弟弟妹妹一起住在叔叔家。

叔叔家一下子多了三张嘴巴,怎么可能会甘心,哪怕将他们的家产都抢走了,也还是觉得吃亏,所以他们姐妹三人从小就受到虐待。

这一次婶婶更是过分,将才十五岁的她带到镇上想要卖掉。

知道真相的原主想要逃离婶婶,却被婶婶打了一巴掌给晕了过去,实际上是快要嗝屁了。

再之后发生了什么事,原主不知道,千安澜也不知道,反正自己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嫁给了时修琰。

千安澜其实很好奇,既然原主晕过去了,那前天是怎么拜堂成亲的?

看来什么时候得问问时小柒了。

千安澜大概整理完自己所有的记忆,然后看了一眼破旧的屋子,又叹了一口气。

算了,还是过段时间再去把弟弟妹妹接过来,否则自己现在把他们接过来,他们也是会饿死的,反正在叔叔家,他们也不敢明目张胆的饿死弟弟妹妹。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她现在也没有那个权利把娘家的弟弟妹妹接过来啊!

果然,到最后还是要离婚的。

那她什么时候应该和时修琰讨论一下协议,那个男人看上去应该没有那么的迂腐吧。

正这么想着,时修琰就进了房间,拿了墙上的一把弓,转身就走,也没有给千安澜留下什么话。

千安澜也懒得多问,反正他们本来也就不熟,所以就继续发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