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所谓吃食(1 / 2)

两个人都还没开口说什么,门外就传来了一声清脆悦耳的叫喊声,“哥哥,嫂子,吃饭了。”

千安澜一听到吃饭,眼睛就亮了起来,一溜烟的从床上爬了起来,完全忘记了刚才想要试探的事情。

然而,因为太久没有吃饭,又起的太快,千安澜只感觉眼前一片黑,整个人控制不住的往地面栽下去。

完了,要毁容了……

突然,一只大手伸了出来,一下子将千安澜给捞进怀中。

等千安澜恢复过来后,在看到自己整个人都卷曲在时修琰那宽大且温暖的怀抱之中,时修琰的大手还覆盖在她的胸前,吓得是一下子推开时修琰,“流氓!”

说着,千安澜就从房间里面跑了出去。

时修琰看着自己那只满是茧子的大手,有一瞬间的愣神,他刚才好像……

不过,那句流氓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他好歹是和这个女人拜过堂成过亲的夫妻,怎么就变成耍流氓了,这根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好不好。

突然。

时修琰眯起那双深邃的眸子,盯着那一抹逃窜出去的背影。

若是他没有记错的话,流氓这一词,在古代只是代表着流、亡、民,是指居所不定或为非作歹的流浪者,只有在后世的时候,才被用来骂调戏妇女的人。

这个女人……

时修琰绷着一张脸从屋内走了出去,结果就看到千安澜苦着一张脸,盯着眼前一碗稀的不能再稀的野菜粥和一旁只有小半个的窝窝头。

“我……我们就吃这个?”千安澜有些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双手颤抖的指着跟前的东西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