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 请选择!我选……(2合1)(1 / 2)

反正现在还只是试练开局。

主线任务已早早发布,目标相当明确。

这一次,表面上看起来没有太多弯弯道道,是一次纯粹的逃生类任务。

也就是说,使徒之间的关系,目前来说并没有明确的利益冲突。

所以对于同桌的示好,伊凛没有拒绝。

反正使徒的关系大家都心知肚明,该翻脸时还是会毫不犹豫翻脸,该掀桌时掀桌,现在的示好,并没有太大意义。

“凛凛?”

女生犹豫片刻,又小声问道。

伊凛微微一怔。

似乎是看穿了伊凛的疑惑,同桌抿嘴一笑,将背后的书包面朝伊凛展示出来。

只见方正崭新的书包背后,贴着一个标签。

——“甜甜”。

伊凛:“……”

他立即将被安排好的书包取出,仔细一看,果然在自己的书包上也有一个标签。

——“凛凛”。

这种萌萌的画风,差点让伊凛喷出了一口老血。

甜甜又低声笑道:“加个好友?”

伊凛想了想:“嗯,好,等会。”

被称为甜甜的女生,表情微凝,但又掩嘴微笑,没有多言。

两人的对话仿佛充满了青春的酸臭味。

与同桌的交流便在和谐友好的气氛中结束。

课桌上,班主任已经是在黑板上快速写起了板书。

伊凛刚才的确没有注意到书包上的字,而走在伊凛背后的甜甜,从伊凛的书包上读出了伊凛的名字。

当然是被萌化后的小名。

伊凛无奈地摇摇头,感觉心里头有许多槽,但一时半会却不知从何吐起。

冥河初中……嗯,这名字暂且不提,明明说好的是初等中学,但这种幼儿园款式的书包与画风是怎么回事?

太和谐了吧?

伊凛低头思索起来。

思索任务。

逃生?

按照一贯的经验,逃生任务多数是将使徒放在一个相对密闭的恶劣环境中,若环境不够恶劣,或是不够封闭,“逃生”的前提也就不成立。

虽然眼前画风非常诡异,但伊凛也不敢放松警惕。

这也就是意味着,这看似和谐的画风底下,隐藏着不为人知的波涛汹涌?

按照塔的恶趣味,开局越是古怪,那么接下来的反转……将越惊悚。

就在伊凛细细思考时。

旁边的甜甜同桌猛地捅了伊凛一下。

伊凛抬起头时。

讲桌上的班主任,正用一种不怒自威的目光,朝伊凛望来。

伊凛此时也注意到,黑板上所书写的,竟然不是什么文字,也不是什么公式之类的,而是一副非常详尽的人体解剖图,细致到每一部分的肌肉、血管、神经、骨骼,应有尽有,令人不得不感慨班主任的多才多艺。

你特喵教美术的吧!

等等,现在貌似不是感慨画工的时候。

伊凛心感疑惑,现在这节是什么课?

解剖学?

人体生物学?

那么逼真的么?

现在的初中已经能够对人体深入了解到这种程度了吗?

虽说只是粗略一督,但伊凛毕竟对人体的结构也有一定了解,以他半专业的眼光自然不难分辨出,这位班主任所画的解剖图,十分专业,清晰明辨,有大家之风。

甜甜同样是表情古怪,也不知听到了什么内容。

就在此时,异变顿生。

班主任的目光,朝着开小差的伊凛凝视了数秒后。

原本伊凛似乎已经能够猜到接下来的狗血展开方式,但“塔”却偏偏不如他的意愿,用一串提示,瞬间颠覆了伊凛的想法。

【班主任注意到了你。】

【发现你似乎在与同桌撩骚。】

【原本班主任今天心情莫名地有些不对劲,当他提出一个简单的课堂小问题时,所有人都举起了手,除了……你们。】

伊凛:“?”

“这是……旁白?”

在旁白出现的瞬间,伊凛将开局任务提示中,将那几个怪异的段落,重新琢磨了一遍。

当那些提示,与眼前出现的旁白串联在一起时,伊凛心里忽然生出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莫非是那种传说中的坑爹模式?”

伊凛记得,“以前”在使徒论坛中,曾有人发过帖子,说曾在一种既诡异又坑爹的【选择题qte模式】(自命名)中存活下来。

这种模式,曾一度在使徒论坛中引起广泛的讨论。

坑爹到什么程度?

在这种试练中,小到走路,大到打怪,都恍若回合制游戏,又像是文字冒险游戏那般,充斥着各种分支选项,一旦选错,便会导致非常令人意外的效果。

有可能前一秒还意气风发,下一秒选择错误,毫无道理,原地升天,光速落地成盒。

对于这种模式,也不知是经历的人不多,又或是从这种坑爹模式中存活下来的人不多,竟无人总结出详尽的通关要点与攻略。

还有一种说法是,只有幸运值低到了某个程度的一队人,才会被同时分配到这种模式中,来一把刺激的大逃杀。

伊凛虽说只是结合以往的记忆推测出这个结论,但根据那莫名其妙出现的旁白,以及最初的任务提示……嗯,还有他目前的幸运值属性,估计关于他们这次试练的模式,不离十。

在伊凛心里头快速思考时,旁白仍在伊凛眼前逐行浮现。

瞄了其他插班生一眼,见他们表情并无特殊变化,伊凛表情平静,似若有所思。

咦?

角落里某个女生,怎么看起来有点眼熟?

【三年二班的班主任,安伯沙,认真思考了一秒。】

【他认为他辛辛苦苦在讲桌上讲课,你们回答问题也不积极,甚至有人公然撩妹,班主任勃然大怒。】

伊凛:“?”

安伯沙?

什么怪名字。

【于是,他决定选一个表面上看起来最倒霉的孩子,来回答这个简单的问题。】

伊凛看着旁白,嘴角微微抽搐。

敢情这倒霉不倒霉还能从脸上看出来?

在最后一句旁白浮现后一秒。

果然。

班主任眉毛一挑,轻咳两声,那凝望伊凛的目光仿佛化成了实质。

嗖嗖嗖,如剑,如刀。

班主任安伯沙微微笑道:“凛凛,请你停止你的举动,并起身一下。”

伊凛无奈站起。

他总感觉“凛凛”这个名字,远比“伊丽莎白·凛”更令人难以接受。

“请你根据你所掌握的内容,回答这个问题。”

“好。”

所有人唰唰唰地将目光投到了倒霉鬼伊凛身上。

不知为何,伊凛总感觉其他人的目光中,带着一丝丝怪异。

而另外四位使徒,同时认真地观察伊凛。

毕竟试练开局后,伊凛的起身,却是真正地与这一次试练进行了互动,说不定这次观察,能看出某些情报。

唰。

所有人瞬间安静下来。

“众所周知,汽化巨人族的肉质鲜美肥厚,我且考考你,你知不知道,汽化巨人族身上的哪一个部分,肉质最适合做成‘母虫伴肉丝沙拉’?”

伊凛:“……”

“!”

“!!”

“???”

“……”

在安伯沙提问的瞬间。

眼前。

再一次浮现出提示。

但这一次浮现出来的提示,却不是【旁白】。

而是——

【选项】!

【请选择。】

【a、大腿内侧上段三分之一处的肌腱肉。】

【b、颈后脊间肌用刀工切成薄片冰镇后的嫩肉,带皮的那种。】

【c、我特么没吃过哪里知道啊!】

安伯沙提问后。

伊凛的同桌,那位自称小甜甜的姑娘,脸色骤然变白,似乎是想象力太过丰富,联想到了某些黑暗料理。

而班级里除了五位可怜的使徒外,其他学生竟然流露出“那么简单”的表情,几乎是明示在脸上,甚至有人邀功般举起了手,不断在安伯沙老师面前晃来晃去,似乎是希望安伯沙老师能让他来回答这个简单至极的问题。

伊凛无暇顾及其他人目前是什么表情。

因为当选项出现的瞬间,伊凛已经发现了猫腻。

以及……危险所在。

原来如此。

原来那些提示是这个意思。

看来其他人暂时未发现这一点。

伊凛心中恍然。

安伯沙表情越发不善。

伊凛有种感觉,如果他不尽快做出选择的话,将会引发可怕的后果。

“每一个选择,都将决定我们接下来的命运?我们?每一步?呵呵,坑爹模式……有点意思啊。”

三秒后。

按理说。

这个问题,伊凛绝对不知道答案。

按照选择题铁律,不会的都选c。

但这个c选项,仿佛,似乎,也许,让伊凛有种一旦选了就有可能出问题的感觉。

于是伊凛选择了从心,自信满满,大声回答。

“我选b!呃不……”说出“b”的瞬间,安伯沙表情一愣。

伊凛瞬间反应过来,也就是说,这三个【选项】,只有身为使徒的他们方能看见,于是伊凛立即圆润地改口:“我是说,汽化巨人族,众所周知,只有颈后脊间肌,用精湛的刀工切成半透明的薄片才是真正的精华所在。”

伊凛一边说着,眯着眼睛,表情陶醉,回想起被露丝按摩时的感觉,光速入戏:“你知道,在精湛的刀工下切出的薄片,冰镇过后,配合母虫那令人回味无穷的口感,哪怕是做成最简单的沙拉,那仿佛能令灵魂升华,给人一种如同穿梭过往未来的快感。”

“我相信,这才是最好的选择。”

“要知道,最顶级的食材,往往只需要最朴素的烹调方式。”

“我坚信,这对我来说才是最顶级的料理。”

“也许其他人会有不同的意见,但有些人口味总是与众不同,不是吗?”

伊凛说完,然后用一种自信的眼神与安伯沙对视:“我可以坐下了吗?安伯沙老师。”

刹那间,万籁俱寂。

“呕——”

身边,甜甜喉咙间发出一阵阵干呕声。

啪啪啪啪啪啪——

但在安伯沙微笑示意伊凛坐下后,刹那间,整个三年二班教室,掌声雷动,将甜甜同学的干呕声掩盖了过去。

伊凛松了一口气。

但接下来,眼前又频繁刷频般浮现出的提示,让他又开始感觉到不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