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这是想摔我(1 / 2)

“你再说一遍!”

云卿听到自家这个向来都是保持着温柔人设的二师兄冲自己气急败坏的说话。

有点怂地低下了头,不肯在明显生气的贺以辰面前说话了。

在旁边的李牧和周林,偷偷瞥了一眼听了小师姐说他们被人围攻的事后站起来瞪着她的二师兄。

然后一致低头,保持沉默。

“怎么不说话了?”

贺以辰看着这装哑巴的三人,气极反笑。

云卿为难地看了他一眼,吞吞吐吐地说:“师兄…我这不是在反思吗?”

话虽是这样说,可她实际上还真不明白该反思什么。

总不能反思自己人少吧?

见云卿这样说,贺以辰似笑非笑地问:“哦,那师妹反思出什么了吗?”

云卿本就怕他会问这个问题,一时间进退维谷。

吭吭哧哧半天,她才憋出了一句:“我下次不再单人行动了?”

说着,还期待地看着贺以辰。

周林听后,也不装透明人了,敬佩地望向云卿。

不愧是小师姐,这想法,真是甚好!

贺以辰听了云卿的话后只觉得刚平复的怒火又升起来了。

见周林这一副佩服的表情,直接就向他问道:“你也是这样想的?”

周林无辜地看着他,肯定的回答道:“当然了!”

“自从小师姐救了我,我就决定无条件信任她。”

贺以辰一噎,直接扭头,不肯再直视这三人。

这届师弟不好带啊!

他是气他们秘境中没有收获,还被人围攻了吗?

他只是对云卿让那些人死得太轻松了感到生气!

“还记得那几人的模样吗?”

贺以辰平复了内心的怒火后,又恢复了平日里温柔的假面。

“这……还真没有。”

云卿苦恼地说,毕竟对峙时太紧张了,不会注意这些。

人死了,又是尸体,还有几个死不瞑目的,也不会去看。

只是云卿的话刚落下,周林就接着说:“我我我,我特意观察了他们,都记住了。”

说着还骄傲的扬起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