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抱歉!我情绪激动了(1 / 2)

熊盼懵懵懂懂地看着狮空,想让它给自己一个清楚的解释。

而狮空直接无视了熊盼这未说出口的请求,不再多说话,只是用前爪碰了一下熊盼,示意它继续看。

宴陵看着背对着自己的云卿,眉眼间不再是和她说话时的温和,反而有些凌厉。

表情也不再是温和有礼,从容不迫。而是十分的冷漠,不同于顾辰那种高冷的冷漠,宴陵这是带着愤怒的冷漠。

云卿见他仍然保持着沉默,扭头斜瞥他一眼。

不屑一顾,冷漠无情。

似乎是不想和宴陵交流了,也不愿再开口。

看着云卿这样的态度,宴陵闭眼,强压住心里的烦躁。

再次睁开眼睛时,宴陵也不再坐着了。他直接迈步停在离云卿只有两步远的距离,看着云卿的背影。

沉默了一会儿,宴陵自嘲地笑笑出了声。

开口说道:“你想让我说什么呢?”

“是说我是你的师祖?”

“还是说我现在修为倒退??”

“或者是……”

宴陵深吸了一口气,用着更加自我厌弃地语气说着:“说我是一个,日后修炼根本只能,原地踏步的……废物”

最后两个字宴陵念得很轻,但是云卿还是听到了。

听完宴陵说这些自我厌弃的话,云卿瞳孔一震,连呼吸都忍不住放慢了。

那是一种怎样的语气啊?有着绝望,有着厌恶,更多的是自我厌弃和鄙夷。

他根本就没有表面出的那样不在乎这些!

他自己都放弃自己了!

或者说他自己在厌恶自己!

不仅仅是云卿,偷听的狮子和熊猫也忍不住放慢了呼吸。

狮空眨了眨眼睛,它心思细腻,听完宴陵的话总有点想流泪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