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插足岭南(1 / 2)

中秋节过后天气就一日冷似一日。

在几个稳婆还没有全部到位之前,和飞卢的人生规划就各自有了定论。

飞卢会继续在赵亮身边做个长随,说真的,现在的赵亮身边还真离不开一个贴心的人。

则希望能‘出去’闯一闯!

“行啊,男儿志在四方,出去走一走,多见识见识市面,多历练历练也是好的。”赵亮对的选择并不觉得意外。

打一人操办起了济南的松鹤楼分号之后,他这种‘建功立业’的心就很明显了。

“那就去岭南走一趟吧。”

赵亮摊开一场南中国的地舆图,“你这次南下是重任在身。”

首先要在广州设立一个点,“去寻几家有高额欠债的洋行,挑拣出可信的人来,借给他们银子渡过难关,叫他们带着咱们做生意。”

赵亮说的话若是叫一般人听了怕会笑死他,号称‘金山珠海,天子南库’的十三行怎么会欠别人钱呢?

可事实确是如此。别看十三行是暴力垄断行业,可那其中的苦谁干谁知道。

他们赚的钱的确很多,可承担的责任也很大。

不提清廷一次次的向他们打秋风的银子,也不说粤海关的贪污,就说他们除了自己做生意之外还要负责给清廷收缴洋商的税款;另外,还要承担洋人欠款的责任,这就是“商欠”。

为清政府收缴税银、为洋商做担保、替洋商背锅,这就是十三行的必然职责。

而且他们是垄断经营,商人追求利益为第一位么,就会经常控制不住自己——不少人都是秉着‘少赚即是亏损’的信念做生意的,为了进入更多的外贸领域和扩大经营,资本有限的洋行都不惜铤而走险,与外国商人私下达成借款协议。而一旦出现经营问题,又会被迫拆东墙补西墙,借更多的贷款来还账,最后落得资不抵债。

或许现在的十三行还没有落得如此凄惨,毕竟它还不到二十年么。但赵亮相信那地方绝不会少了借了大笔外债的洋行。

他们就是目标!

然后找人。

“那些懂洋文的,知道洋人事儿的,你能找几个就找几个来。”广州是满清唯一的对外海贸口岸,城里肯定不缺这种人的。只要肯出钱绝对能找得到。

“还有这里,澳门。”

那里是葡萄牙人的聚集地,但当地的华人也不会少了,寻找几个懂洋文又知道洋人世界的消息的人,甚至是知道一些洋人历史的人,应该也不难。

只要肯出钱么!

“还有就是去闽地,云霄抚民厅。去找一个叫朱濆的人。问问他愿不愿意跟着赵家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