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10:朕的贵君邪性啊(1 / 2)

每一回主子使用那力量,都要承担一部分业果,就比如今日。

方觉得知李全福摔断手脚,回头一摸他家主子的脑门,果然是滚烫滚烫。

幸好主子大概是心里有数,没直接把李全福弄死,要不然怕是得昏迷不醒。

这神秘力量既可福泽苍生,也可谋害四方。

做了好事便有善报,而做了坏事,也要承担恶果业障。

总的来言,算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正这时,有人眼尖地看见帝王的辇架。

冲宵宫内外当场就跪了一地。

周言卿从黄金龙辇上下来,还没等看清,就听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响起。

“皇上,您可要为臣做主啊!”

胳膊忽然被人抱住了。

周言卿侧首一看,男人个子比她高,但此刻做出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她怪不适应的。

尤其是对方一身浓烈的脂粉味,闻着刺鼻,太熏人了,

周言卿拧了拧眉,把自己的胳膊从男人怀里抽出,心道这位大概就是岑平君了。

同时又脑补一句。

原来小皇帝后宫这些男人是自称‘臣’的,而不是自称为‘妃’?

是了,这些俊色美侍豢养后宫,等同脔宠,是男人,又不是女人,自然不自称女妃。

少年方觉冷冰冰地看了周言卿一眼,他主子梁问炘一脸呆萌,眼神依旧懵懂。

周言卿看了这二人一眼。

视线从唇红齿白的方觉脸上一掠而过,下一秒,她陡然失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