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五章 被狗啃了(1 / 2)

诸天争道录 木公雨山 1119 字 2个月前

却说到了傍晚的时候,石少坚拿着一包东西大摇大摆的从四合院出来向镇外后山走去。但他不知道的是,他此番行动都落在了有心人的眼里。

“队长,您让我们盯着那人出现了,往后山方向走去了。”

“好的,知道的了,你下去吧”在治安队等着消息的阿威三人,一听这个消息立即激动的起来。然后赶紧出去和最后一位盯梢的一碰了头,就让所有人都撤了回去。他们仨向后山摸了上去。

“快点,快点,跟上!”远远的的看见石少坚白色的身影。秋生不由焦急的说道。

“哎,咱们不能跟的太近,要是让他发现就麻烦了。”

“阿威说的对,咱们就这么吊着他。”文才也补充道。

“哎呀,你们俩这么时候这么聪明了。”秋生不由诧异道。不过说完后也不敢跟的太紧了就放慢了脚步。三人又收敛了气息,借助路边的杂草树木隐藏身形,就这么鬼头鬼脑的远远的吊着,直往后山走去

却说这石少坚做这种事多了。自认为手法老道,在加上自身先天的境界,所以他根本没有任何防备。更没想到的是会有人跟综他。所以就这么大摇大摆的出了镇往后山深处走去。完全没有一点用邪法害人的心里负担。

不过话又说回来,有些人坏是天生的。要是有心里负担他也不会这么做。

但石少坚此举,却是让秋生他们三人更好跟踪一些。

大概走了两刻钟。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而后山的林中更显幽暗,时不时传来两声野狗的叫声,气愤颇显诡异。而石少坚感觉走得够远了就找了一个平缓的地方停下来,四处看了一眼,放下手里的包袱,嘴上嘀咕道“荒山野岭的,这里够远了吧!”

而他说完就盘膝坐下,解开包袱。平铺开来,只见那包袱里层却是画有符箓,里面还放着莲花灯、香炉、小碗,朱砂,灵符等做法器具,这些东西完全可以布置一座法坛了。

而石少坚也正是要在此开坛作法,见都布置好后。石少坚紧接着就把外衣脱了下来,放在一边。露出里面白色的中衣,借着微弱光线,可以看见中衣上,也绘画着符篆,却是一件符器法衣。

只见石少坚一番施为后,开了法坛,取出一张符箓,将西餐厅那女子的头发放里面,然后对折包住,叠成一个三角形,放到小炉当中。看其熟练的手法,显然不是第一次做。

“哈”放好符箓之后,石少坚运起法力,吐纳发声猛然一指炉内符箓,噗一声响,那张包着头发的符纸立即就燃烧起来。

“你猜那兔崽子在搞什么鬼?”三人远远的躲在一旁,秋生见他开坛施法不由好奇问道。

“通常你不懂的,我就更不懂了。”文才探头探脑的往那边打量两眼,然后回道。

“切,我还以为你知道呢。”一旁的阿威见文才那个动作,还以为他能说出来呢。就侧耳倾听起来,没想到文才说了这么一句。

“这样吧,咱们开天眼看看。”秋生看着这俩货,撇了撇嘴后,只好想到了开天眼。等他说完,三人就开了天眼。

再说石少坚这头,做法已经到了关键时刻,只见他走完罡步,双手掐诀举过头顶,然后又慢慢盘坐下来。在他的目光中,已经看到了远在任家镇的玛丽。如今已经上床准备休息了,就不由露出一个淫邪的笑容。然后立即施法,在床上的玛丽猛然犯困一歪头就睡着了。

而在秋生三人眼里只见盘坐着的石少坚,身形一鼓一鼓,好似在膨胀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