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 超度(1 / 1)

诸天争道录 木公雨山 1146 字 2个月前

秋生闻言撇了撇嘴,知道九叔不喜欢刚才他说的话了,随即赶紧转移话题笑着问道:“师傅,去年印四千两,怎么今年印五千两了?”

“现在物价上涨,上面什么都加,所以下面也应该加点么。”

“师傅,没想到你人情味没有,鬼情味倒是挺足的,怪不得下面要聘请你做银行大班印冥币。”秋生听见九叔这么说,立即笑着说着,见九叔要写通文。一想到他跟了九叔这么久还不知道九叔的大名,眼睛一转就凑了过去。

“废话一箩筐,快去拿七七四十九张样板来,等为师将这张通文写完之后,一起烧给下面,尉迟那还着用呢。”九叔听秋生这么说眼睛一瞪,然后落笔就要写字,不过见秋生还在边上探头探脑。不由说道:“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去。”

“是,师傅”秋生见此只好转身去拿样板,九叔见他走后,也低头写了起来。而秋生转身过后,小跑着就去取样板,尤其数的时候更是飞快,他知道一会九叔要签名,所以就想借此机会看看九叔到底叫什么。

不过九叔上次让尉迟真金知道了,就长记性了,他这名太过女性话,不想让别人知道,尤其是自己的徒弟。刚才见秋生的小动作他就感觉出来了,于是下笔飞快。等秋生拿着样板回来他已经写完了,并且手一抖,直接点燃。

“看什么,赶紧把样板烧了,发给鬼差,然后抱着那几摞出来,一会尉迟超度的时候要用。我先出去看看。”九叔见秋生拿着样版咧着嘴过来,瞪着眼睛看自己把通文烧完,还在看,不由对他说道,心里也在想:“小样和我斗。”

“哦”秋生见此,只好像斗败的公鸡一样,应了一声。

而尉迟真金这会正在看着他带着文才几人花了一个白天的时间,在义庄的院子里搭好的一个九宫竹架。

只见竹架子上面挂有九百多个灯笼,还有九套童男童女及仙鹤纸扎,被分别按照九宫方位固定在了架子上面。在竹架子下面还有一个相对较矮的竹架,上面摆放慢了这人面桃子,这些人面桃子中封印着的,正是尉迟真金需要超度的鬼魂。这里面不仅有大宝小宝,谭家地下的鬼物,还有九叔所抓的鬼物,都被封在人面面桃之中,等着尉迟真金的超度。

这会茅山明正抱着封印大宝小宝的人面桃子在抹泪呢,而其余那些人面桃子中的怨魂似乎受到了鬼门大开的阴气影响,正在不断的挣扎,像是想要从面桃里面冲出来一般。

“怎么样,准备好了么。”九叔出来走到尉迟真金身边问道。

“放心吧师傅,都准备好了,可以开始了!”尉迟真金自信的对九叔对说道,九叔见此,点了点头,退回中厅门口,茅山明也知道要开始了,也跟着九叔退了回来。他确实有点舍不得大宝小宝,但毕竟轮回转世是二人最好的归宿,再说这段时间,他也带着二鬼吃遍任家镇的好吃的了,也没什么遗憾的得了。这会秋生也提着两大摞冥币出来。跟着站在了九叔身后向院内看去。

此时只见尉迟真金手持一柄桃木剑,站在早已设立好的法坛前面,依次念诵定神、安魂、消灾、渡业等法咒,同时脚下快速的踏着上清天罡步,一枚枚的道符在附着法力的桃木剑虚指之下,燃烧着飞到了人面桃的上空,释放符咒上的法力。人面桃里的怨魂逐渐安定了下来,同时桃子在法力的作用下,散发出淡淡的银光,

只见尉迟真金的天罡步越走越快,周围的灵气随着他的罡步也都向他聚集而来。如果义庄外面有人的话,就会发现义庄周围的树木都在向义庄方向微微倾斜。不过这个日字,又是这个时间,没人回来义庄瞎逛的。随着尉迟真金的施法,以义庄的直上方为中心,天空中出现了一个颇大的漩涡云层。

“天罡敕令,四方真灵,为我所用,护我法身,急急如律令,起坛!”随着天罡步伐走到了最后一步,只见他后背显出一面硕大的太极八卦图来。八卦图出现后,尉迟没做丝毫迟疑,身体一震,八卦图就在他缓缓旋转起来,将聚集起来的天地灵气都收到了八卦图内,之后在图内转换一周后转而又输入桃木剑内,化作精纯道力,在剑法尖又分成了九百多股,依次注入灯笼、纸扎人和纸扎仙鹤内。

只见院内道道灵光由八卦图发出,延伸到尉迟真金后背,缠绕着他的手臂,然后汇总到剑尖,猛然化作道道灵丝喷射而出,而随着法力的注入,九百多个灯笼一同亮了起来,而那九套按照九宫方位固定在竹架子的纸扎人和仙鹤,分别幻化成了穿着肚兜、扎着冲天辫与羊角辫的童男童女和硕大的仙鹤。然后八对仙童俩俩驾驭一只仙鹤抓着竹架子,在法力的作用下一同飞了起来。

尉迟真金见此长舒了一口气,跟着手掐法印,运转法力,朝着那堆人面桃虚空画符,念道:“太上敕令,超汝孤魂鬼魅,吾台前八卦放光,湛汝而去超生他方,为男为女,自身承当,富贵贫贱,由汝自召,敕令等众,急急超生。”

随着尉迟真金的念诵,身后硕大的八卦图,瞬间变大,然后飘浮到院子上空,纸灯之下,将那堆人面桃子全部覆盖在其中并化入其内,随着八卦法力融入面桃之内。只听见噼啪的响声接连不断,那些面桃纷纷从中间裂开,露出一张张煞白的人脸,然后整个身体就都漂了出来,一个露出满脸解脱之色。悬浮在面桃和悬空的灯笼架子之间,而鬼身上的青光令周围陷入了一片青色。除了那一个个解脱的鬼魂从桃子里出来以外,自魂魄里面的怨气也冲了出来。

眼见无数股怨气在院子里乱撞,尉迟真金剑指一点法坛一侧的碧玉葫芦,葫芦塞子蓬的一声冲了起来,停在半空中,随后他虚空画了一张聚阴符印到了葫芦之上,然后念道:“四方怨气,听我召令,收!”

随着尉迟真金一声令下,四周乱窜怨气立刻像是找到了家一般,一股脑的往葫芦里冲,当最后一股怨气收入了葫芦里后,悬浮在半空中的塞子,落了下来,正好将葫芦嘴塞住,跟着他又用法坛上的朱砂将葫芦涂抹严实,这才松了口气。这可是炼制法器的好材料啊。

这时一个个魂魄浮在灯笼架下,起伏游动,但是灯笼架似乎有种无形的屏障,将任何想要脱离架子的游魂挡了会去。那些纸扎的童子和仙鹤也都散发出一股微弱的金色光芒,逐渐将光芒扩散到整个竹架子,看上去竹架子就像是金子做的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