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 老祖现身(1 / 1)

诸天争道录 木公雨山 1109 字 2个月前

只见两股气场如龙卷风一般交汇碰撞,压的后天境界之人都毫无形象的趴在了地上,九叔见此,心里不忍就控制着气机往上空碰撞。眼看两股气场越演越烈。

却不想这时一道浩瀚悠久,至刚至阳的威压突然出现,紧跟着又有一道浩大的气场,两个气场合二为一,瞬间出现在了斗法台上的上空。并且将台下的两股气场从中分割开来,并压了下去。

这时只见斗法台上空出现了一身穿麻衣,背部佝偻如同老农的老道。并且怀里还捧着一柄紫金天蓬尺。这柄紫金天蓬尺正是茅山镇山法宝,全名上清天蓬伏魔法尺,长有一尺四寸六分,四棱六面,分别刻有二十八宿,日月,紫微讳,天蓬讳,南斗六星,北斗七星和诸多法录。

而刚才的威压和气场正是在这一人一尺身上发出的,并且当场分开了两股气场,将其都压了下去。

“拜见老祖。”台下气场被压回的众人一见这麻衣老道,当即吓的一哆嗦都叩拜了下去,包括玄庸和玉成二人也是如此。而其余年轻一辈,虽然不认识这老道,但见连玄庸和玉成都拜了下去,此时也明白了怎么回事了,都激动的跟着拜了下去,尉迟真金在这老道现身的时候就猜了出来,他没想到连这尊大神都惊动了,所以跟着九叔他们一齐拜了一下去,口呼老祖。

这麻衣老道正是此界为数不多的实丹老怪之一,茅山的擎天玉柱朱怀仙老祖。却说他之前一直在暗中观察,并不想出来。但怕事情闹大就撵玄庸和玉成二人出来震场,但出乎他意料的是这二人竟然镇不住。

而见到九叔那一伙五人头顶上都有法器时,他先是一愣,不过就在这么一愣的时间,场中气场交汇碰撞已经到白热化,最让他气的是玄庸他们也跟着添乱,就不得不现身出来,利用自己强横的实力及执掌的镇山法宝,将两伙人给分开了。

“怎么!你们是想在茅山上火并不成”麻衣老道看着身下跪倒一片的众人,沉声说道,身体依旧漂浮在半空也没下来。

“不敢。”听麻衣老道这么说,石坚连忙带头高呼不敢,参与气机碰撞的人也连忙跟着说道,这种事可不能承认。不过看着老祖直接扣下来的大帽子,他们额头也不禁出现了冷汗。

“不敢?如此气机碰撞还说不敢?那是动起手来才敢么?石坚,你就是如此执掌茅山的么?”朱老祖可不听他们解释,强硬的说道,然后话音一转点到了石坚头上。

石坚刚才还比较镇定,但听朱老祖接下来的话,又第一个点到自己的名字,额头上的冷汗瞬间就滴落了下来。他代理掌教,执掌茅山,甚至连玄庸和玉成都不太放在眼里,但对朱老祖他可是不敢不敬。在加上朱老祖说的他也无法反驳,只好一头磕在地上也不敢抬头,就是沉默以对。

朱老祖见石坚这个样子,也没有在说什么,毕竟他是代理掌教,下面弟子众多,怎么也得给他留三分颜面不是。所以目光又看向了九叔。而九叔见朱老祖看向自己,身体下意识一紧。

“一眉,你修为进度不错啊,都进阶了虚丹。但这就是你领着四个徒弟回山大闹的依仗么?还是说你仗着修为突破有了诸多法器,就想回来分裂茅山?”朱老祖先是和颜悦的和九叔说道,但说完一句沉默了两息后,声音猛然也是一转,厉声问道。

九叔见朱老祖没有称呼他大名林凤娇,刚松一口气。但紧接着听到朱老祖后面的话他就不止流汗了,连身体都哆嗦了起来。连连叩头高呼不敢。这个帽子要是扣下来九叔可是承受不住。分裂茅山罪名太大了,简直大的能给人压死。而尉迟真金见九叔这个样子突然自责了起来,但这时候他也不敢说话。

再说朱老祖接连点了石坚和九叔后,看着其余众人头都不敢抬,尽皆冷汗淋淋,才不在说话。从他出现直接用实力压服众人,然后三言两语之间直刺石坚和九叔内心,说的二人大气都不敢喘,当真神威凛凛。

“行了,都起来吧,看你们也不敢,要不然你们还能好好的站在这?”又沉默了几息后,朱老祖看着石坚额头贴地长跪不起,九叔更是磕头如捣蒜,然后沉声说道。

听见朱老祖这么说,众人可是松了一口气,而石坚和九叔也缓缓直起上身,只见这么一会两位虚丹高人,冷汗都已经浸透了衣衫。

“发现福地是茅山大喜之事,但因为此事,闹成了现在这个样子着实不该。”这时朱老祖又缓缓开口说道,声音也不在透着威压,反而变得古井无波了起来。众人听朱老祖在次开口,也知道这会该说福地归属之事了。于是都倾听起来,尉迟真金内心也不由紧张了起来。

“石坚,你身为大师兄,修为早已突破虚丹,并且执掌茅山许久,完全可以接替掌门之位,去掉代理二字。但通过此事来看你有失公正,所以还需打磨。你要知道茅山不是一人一姓的,是属于在场所有人的。而掌门要虚怀若谷海纳百川,更要公平公正。你要能做到我说这两点我就放心将掌门之位传给你了。”没想到朱老祖没说福地之事,反而说起了石坚。

石坚跪在地上听见朱老祖这么说露出满脸愧疚的表情,到了最后更是连忙表示受教,对着朱老祖又拜了下去。但其内心怎么想的就不知道了。而朱老祖也不管石坚怎么想,就继续说了下去。

“一眉,你发现福地突破虚丹,是茅山大喜之事,并且应该奖励。但你此次串联众多师弟,虽未拉帮结派,但性质也是如此,茅山不容如此之事发生。所以你还是回任家镇去吧,无法篆传召不得擅自返回茅山。”

“千鹤,现任你为都管,协助你大师兄石坚打理好茅山之事。”

“四目,刚才之事数你闹的最欢,罚你滚回隐居之处,无茅山法篆也不得回山。”

却说朱老祖又挨个点到九叔,千鹤和四目的名字,并对他们做出了相应的惩罚。九叔四目还好说,让他们回到各自之地,不得回山。这么做一是怕再次发生类似之事,二怕他们在真的分裂茅山,虽然知道九叔不可能,但也不得不防。不过最出乎意料的还是对千鹤的安排,竟然让他辅助石坚处理茅山之事,这可太意外了。

但总体来说朱老祖对他们四人的安排是相当合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