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6章 面具当场掉下来了(1 / 2)

半晌,纳兰夜爵轻笑了下:“演出什么时候结束?”

纳兰夫人啧啧称奇:“不会吧,儿子你什么时候这么孝顺了,接我回家么?”

纳兰夜爵:“不是。”

要接,也是去接他的小女人。

纳兰夫人撇嘴:“就知道你没这份孝心,哼,我专心欣赏我家小云儿了。”

纳兰夜爵:“……”

明明,是他的。

==

压轴曲比开场曲,要厚重磅礴得多。

当秦心修长的手臂,有力地挥下最后一个音拍,观众席愣了几秒,才爆出轰鸣的掌声。

很多人不知不觉都流下了泪水。

音乐给人的震撼,是情绪的搅动也是灵魂的安抚,新的一年,她们也要像云先生指挥的热血节拍一样,去勇敢翻开她们人生的篇章。

掌声中。

秦心悠然转身,深深鞠躬。

音乐治愈着观众,也治愈着她。

如果说学赛车是她学术研究疲累之际的宣泄,那么音乐就是她迷茫时滋养她想象力的沃土。

如果没有这两个业余爱好,她学术之路不会那么突飞猛进。

bmp的研究,就是在她指挥过一场大型交响乐演奏后,突然产生的灵感。

细胞的重组,不就像是乐团里每一个乐手的配合么,你给她不一样的位置,她就能给你不一样的惊喜。

秦心向观众鞠躬,感谢这个舞台赋予她的灵感。

然而。

不知道是不是太久没上台,她的狐狸面具搭扣松动了。

她鞠躬起身的时候,面具骤然滑落。

一张白净清冷的面容,骤然展露在众人的视野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