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0章 男人哪能不受点委屈?背后的告密者是秦温柔(1 / 2)

霍真被好几个高年级的男生围着,像是一只动物一样被肆意参观展览。

他捏着拳头,脸上好久没有抽搐的表情再次隐隐抽起来:“我没有……”

高年级男生把他的拳头啪一下打到一边去:

“跟学长们装什么啊?别以为我们不知道,要不是你偷偷摸摸去警局作证,告发冯梁,冯梁能判死刑嘛?”

“和学长们说说,冯梁怎么弄你的?”

“哎呦你脸抽什么啊?莫非冯梁就是喜欢你这与众不同的丑态?”

“你还真是无情无义啊,都和冯梁睡了,转头又告发,是不是太婊了?”

霍真被这些人赤果果的话,说得脸一阵青一阵白。

秦心很担心他下一秒病发。

自从冯梁被抓,他的病果然好了大半,已经稳定了好些日子了。

若是因为这几个作死的男生刺激而严重起来,她绝对不会放过这几人。

正要提步上前。

忽然,从教学楼方向,冲过来一个人。

年纪不小了,额头还有一缕白发,衣服不修边幅,手中挥舞着课本,远远地呵斥着:

“什么狗屁学长?哪个年级的?医学院的我让你们期末考试不及格!就算不是医学院的我也通知你们教授让你们留级!”

秦心意外地挑了挑眉:苟大春?

只见苟大春似乎是刚刚讲完一节课,手里的书都来不及放下,凶巴巴冲到紫云杉前,抬手把霍真揪出来,护在身后,又忍不住乱踢了那几个高年级学生几脚: